感遇十二首·其二·幽人歸獨臥

—— 張九齡感遇十二首其二:幽人歸獨臥

來源:中國最美古詩詞網 \\ 作者:張九齡 \\ 朝代:唐代 \\ 欄目: 唐詩三百首 \\ 人氣: \\ 更新:2017-07-28

  幽人歸獨臥,滯慮洗孤清。

  持此謝高鳥,因之傳遠情。

  日夕懷空意,人誰感至精?

  飛沈理自隔,何所慰吾誠?
 

  「賞析

  這是一種修行境界 在打坐中感受到(幽人歸獨臥,滯慮洗孤清.) 淡泊明智 (持此謝高鳥,因之傳遠情。)寧靜致遠 (日夕懷空意,人誰感至精?)這種心如虛空唯一至精的感受 誰能知道呢 (飛沈理自隔,何所慰吾誠?)對自己還沒有達道的功夫的謙虛 還是經常有一點心亂 (飛沈理自隔) 想更上一個境界 一念不生是謂誠(何所慰吾誠?)

  《感遇十二首·其二·幽人歸獨臥》這是一首寓言詩,大約是唐玄宗開元二十四年(736),李林甫、牛仙客執政后,詩人被貶為荊州刺史時所寫。詩中以孤鴻自喻,以雙翠鳥喻其政敵李林甫、牛仙客,說明一種哲理,同時也隱寓自己的身世之感。二年后詩人就去世了,這首詩該是他晚年心境的吐露。

  詩一開始就將孤鴻與大海對比。滄海是這樣的大,鴻雁是這樣的小,這已經襯托出人在宇宙之間是何等的渺小了。何況這是一只離群索處的孤雁,海愈見其大,雁愈見其小,相形之下,更突出了它的孤單寥落。可見“孤鴻海上來”這五個字,并非平淡寫來,其中滲透了詩人的情感。第二句“池潢不敢顧”,突然一折,為下文開出局面。這只孤鴻經歷過大海的驚濤駭浪,何至見到區區城墻外的護城河水,也不敢回顧一下呢?這里是象征詩人在人海中由于經歷風浪太多,而格外有所警惕,同時也反襯出下文的雙翠鳥,恍如燕巢幕上自以為安樂,而不知烈火就將焚燒到它們。

  而且,這一只孤鴻連雙翠鳥也不敢正面去看一眼呢!“側見”兩字顯出李林甫、牛仙客的氣焰熏天,不可一世。他們竊據高位,就象一對身披翠色羽毛的翠鳥,高高營巢在神話中所說的珍貴的三珠樹上。可是,不要太得意了!你們閃光的羽毛這樣顯眼,難道就不怕獵人們用金彈丸來獵取嗎?“矯矯珍木巔,得無金丸懼”這兩句,詩人假托孤鴻的嘴,以溫厚的口氣,對他的政敵提出了誠懇的勸告。不憤怒,也不幸災樂禍,這是正統儒家的修養,也就是所謂溫柔敦厚的詩教。然后很自然地以“美服患人指,高明逼神惡”這兩句,點出了全詩的主題思想,忠告他的政敵:才華和鋒芒的外露,就怕別人將以你為獵取的對象;竊據高明的地位,就怕別人不能容忍而對你厭惡。這里“高明”兩字是暗用《左傳》中“高明之家,鬼瞰其室”的典故,但用得很渾成,使讀者不覺其用典,即便不知原典,也無妨于對詩句的欣賞。

  忠告雙翠鳥的話,一共四句,前兩句代它們擔憂,后兩句正面提出他那個時代的處世真諦。然則,孤鴻自己將采取怎樣的態度呢?它既不重返海面,也不留連池潢,它將沒入于蒼茫無際的太空之中,獵人們雖然渴想獵取它,可是又將從何處去獵取它呢?“今我游冥冥,弋者何所慕”,純以鴻雁口吻道出,情趣盎然。全詩就在蒼茫幽渺的情調中結束。

聲明: 本網所轉載的現代詩(注意是"現代詩")只為弘揚中華現代詩詞文化,為詩詞愛好者提供在線學習和參考。所有現代詩作品版權均歸原作者或原網站所有,本站不持任何立場!如不慎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刪除。(聯系QQ:1614644937)
張九齡
張九齡
——唐代詩人

張九齡,唐代著名詩人、宰相,世稱“張曲江”。張九齡的詩詞作品有:《晚霽登王六東閣》、《感遇十二首》、《望月懷遠》、《湖口望廬山瀑布泉》、《詠燕》、《賦得自君之出矣》流傳于世。..

相關古詩
  • 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 唐代詩人韋應物的五言古詩《郡齋雨中與諸文士燕集》全文及鑒賞:兵衛森畫戟,宴寢凝清香。海上風雨至,逍遙池閣涼。煩疴近消散,嘉賓復滿堂。自慚居處崇,未睹斯民康。理會是非遣,性達形跡忘..

      作者: 韋應物
  • 與諸子登峴山 唐代詩人孟浩然的五言律詩古詩《與諸子登峴山》全文及鑒賞:人事有代謝,往來成古今。江山留勝跡,我輩復登臨。水落魚梁淺,天寒夢澤深。羊公碑字在,讀罷淚沾襟。(字在一作:尚在)

      作者: 孟浩然
  • 塞下曲六首·其二·天兵下北荒

    塞下曲六首·其二·天兵下北荒 李白關于邊塞胡人征戰的詩《塞下曲六首·其二》:天兵下北荒,胡馬欲南飲。橫戈從百戰,直為銜恩甚。握雪海上餐,拂..

      作者: 李白
  • 孤憤(五言古詩) 2016./0./2..長風萬里吼,搖落天下秋。老驥伏櫪望,壯志何年酬。

      作者: 花中君子